google-site-verification=J79LKHJflJnTbgueFR9a2kLzUPYCG5JgmVbZXyRfErE
  • WhiskyBros

讀者投稿002 - 從‌TENET‌看‌威‌士‌忌‌的‌缺‌陷‌美‌


武漢肺炎疫情一波三折,重擊全球經濟,好幾家威士忌酒廠都要紛紛休業,各行各業陷入停擺。回看香港,限聚令撤銷無期,餐飲業晚上禁止堂食,酒吧受到重挫,威士忌迷少了聚腳地。戲院關閉,很多優質電影都未能如期上映,彷彿香港人連娛樂的自由也慘遭剝奪。餓了很久,等了又等,疫情終於放緩,防疫措施稍為放寬,戲院重開,令人引頸以待的 TENET 天能上映,有望為百業復甦打響頭炮。


TENET 編導 Christopher Nolan 拍過無數炙手可熱的作品,Inception、Interstellar、蝙蝠俠三部曲皆出自他手筆。他對時間的理解和新穎的敘事手法,令每套作品都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,只有他能超越自己。筆者無意在此猜測 TENET 的故事,只是想藉探討他對電影製作的執著,與威士忌有何相似。


Nolan 電影題材前衛,拍攝方式卻非常老派。訪問中提到,他希望用現代的科技,向觀眾重現自己兒時菲林年代看科幻片的喜悅。他很抗拒綠幕,如非必要,不會用 CG。他認為只有用道具實景拍攝,演員的感受才夠真實,令觀眾恍如置身故事之中。他不惜工本,都堅持用 IMAX菲林底片拍攝。IMAX 有多強大,暫不詳談,總之捕捉的畫面更大,畫質更真實,觀影體驗更佳。當電影製作趨向數碼化,Nolan 並沒有隨波逐流,堅持菲林實拍,抗拒電腦,彰顯人性。


人工智能越來越強大,電腦建構的虛擬場景,幾可亂真。數碼攝影,畫面更無任何雜質,不會有菲林底片曝光造成的雜點瑕疵,如水般清澈。電腦介入,萬無一失,達致人不可能的完美境界。但我們人類比起完美,似乎更喜歡缺陷。


威士忌也不是這樣嗎?


越乾淨的酒質,越像數碼般完美無瑕。按道理,蒸餾次數最多,連續式蒸餾器所生產的威士忌,才是最好,最多人喜歡吧?現實恰恰相反,最受威士忌飲家追捧的,並非穀物威士忌,而是大部分只做兩次蒸餾的蘇格蘭 Single Malt。蒸餾次數最少,酒體肯定最混濁,談不上完美。正正因為酒體不乾淨,酒液才能呈現各家蒸餾器的不同,以至取酒心的程度。舉個例子,以全蘇格蘭最小的蒸餾器而聞名的 Macallan,酒體理應最混濁(也可說是厚實飽滿),甚至有點硫味,卻屢屢創下拍賣紀錄,豈不是證明我們喜歡瑕疵嗎?酒液的瑕疵,正正造就酒廠獨一無二的風格,各有特色。


就像 Christopher Nolan 喜歡實拍、喜歡菲林的質感一樣,我們也喜歡不太乾淨的酒。電腦永遠無法模仿人的瑕疵,過於完美的工整,只會了無生氣。瑕疵造成的缺陷美,個性鮮明。這些個性孰好孰壞,見仁見智,有些人會很喜歡,有些人會很抗拒,但可以肯定的是,我們愛的就是酒廠個性。所謂好的威士忌,就是能拿捏完美和缺陷之間的平衡。保留適量雜質,也能造出好味道,同時與別不同。


不過再想深一層,這不是理所當然嗎?我們是人,人無完美,當然喜歡人性化的東西啦!

WhiskyBros會定期分享威士忌資訊與心得,希望令更多香港年輕人接觸並愛上威士忌🥃

記得訂閱 WhiskyBros 獲取最新的威士忌情報與文章!

Facebook: www.facebook.com/WhiskyBrosHK

Instagram: www.instagram.com/whiskybros.hk


圖: Jerry Law 投犒: Hugo Wai


© 2020 by WhiskyBros